广西11选5

咨询热线:0755-21613641

最新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0755-21613641

手机:+86 18098987649

邮箱:media@doopist.com

地址:深圳市南山区花样年美年国际广场5栋1204B

网址:www.doopist.com

【STEAM创客教育前沿】在未来,人类向机器人乞讨?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最新资讯 >> 行业资讯

【STEAM创客教育前沿】在未来,人类向机器人乞讨?

发布日期:2017-10-20 作者:来源凤凰国际智库 点击:

(温馨提示:文章篇幅偏长,阅读大概需要8分钟)

STEAM创客教育

大急流城,Steelcase 的「人肉机器人」

1977 年,在密歇根州大急流城,当David Stinson 完成高中学业后,他在建筑行业找到了第一份工作。然而几年后,这项业务的发展状况却逐渐放缓。那时他已经24 岁,需要抚育两个孩子,也需要一些更稳定的东西。正如他最近在吃午餐时向记者解释得那样,这意味着自己需要一份安全稳定的蓝领工作。这种工作,在当地只有两家公司可供选择。

「在年底之前,即使我不能进入General Motors 工作,也要在Steelcase 工作。」他曾在1984 年发誓说。

几个月后,他获得了Steelcase 的工作机会。这家世界上最大的办公家具生产商,在大急流城开设了一家金属工厂,从那以后,Stinson 便一直留在金属工厂直到现在。

如今,Stinson 已经58 岁。他有一张圆润而泛红的脸,有一头浓密的银发以及健硕的身材。他的海军Polo 衫显示了他的职位——「区域负责人」,不过与工厂里的其他人一样,他的脖子上总是挂着一副随时待命的防护耳塞。他的眼镜周边包裹着一层塑胶保护套,像是电影中古怪的科学家。

「我不后悔来到这里。」Stinson 说。此时我们正坐在工厂的食堂里,他正在打开一份从熟食店买来的意大利小吃。每周四,这家熟食店都会为工人提供五折的三明治,价格从平时的8 美元降到4 美元。

「我曾经有好几次想要辞职,但却越来越觉得这里的氛围很舒适。确实,科技的发展也促进了这一点,它承担了你的一部分责任,确实有很大的帮助。而且,这绝对是未来的趋势。」

Stinson 旁边坐着的是一名64 岁的工人William Sandee,他的桌上有一份炸薯条和番茄酱,以及被随便扔在一旁的安全眼镜。「我们试图在这里寻找乐趣。」他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这里的工作强度有时候会很大。」

另一为名叫Sandee 的工人把灰白色的头发梳理得整整齐齐,面孔有些严肃。他从1972 年开始在Steelcase 工作,当时提交工作申请的时候,前面排队的人超过600 个。

「那些年,Steelcase 的职位是非常诱人的。」Sandee 回忆说。工厂的管理者都开着时髦的汽车,还有两套湖景房。如果员工的子女在暑假时常过来工作,公司还能为他们提供大学学费。此外,公司还时常举办野餐和保龄球比赛,球员数量曾一度达到1500 名。(现在比赛仍在进行,参与人数大约为三百名。)

在九十年代,Steelcase 在美国雇佣了一万多名工人,在大急流城周围经营着7 个工厂,制作桌椅、桌子、文件柜等家具,以及螺丝、螺栓和脚轮等零件。工人们肩并肩组成生产流程,亲手把木材抛光涂漆,再组装成完成的家具。

但如今,Steelcase 在密歇根州只剩下两家工厂,一家是制作桌子和文件柜的金属厂,另一家是生产的木制家具的「木制工厂」,他们总共雇佣的工人数不到2000 人。在密歇根州以外,在家公司在美国的生产基地只剩下阿拉巴马州,雇佣的人数也只要一千名左右。

在很大程度上,Steelcase 的成长史是美国制造业发展的缩影。这家公司成立于1912 年,最初只生产一款防火的金属垃圾桶。随着接下来几十年的经济发展,美国涌现了大量企业,他们肯定都需要在办公室里布置书桌与隔墙板,这就意味着巨大的商业机会。

「如果你是大急流城八十年代的高中生,要是不想上大学,那获得一份Steelcase 的工作就像赢得彩票一样。」大急流城当地的媒体人Rob Kirkbride 告诉我。

后来,随着互联网泡沫的破裂,无数初创公司都发现需要拍卖自己的办公家具。到2001 年,Steelcase 的销量已经缩水了三分之一,而且开始陆续关闭位于密歇根州西部的工厂。它把制造工厂在先后转移到墨西哥、中国后,又最终到了印度。

2011 年,这家公司又宣布关停数家工厂,其中一家位于大急流城附近,一家位于德克萨斯州,一家位于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公司几乎把所有的椅子制造厂都迁移到了墨西哥。

如今,随着美国的经济好转,企业们的利润额再创新高,对建设海量新型办公空间的需求又开始涌现,因此Stellcase 的状况开始好转。它把公司总部设在一个经过翻新的工厂里,在这样开放式的工作环境中,座位都是用玻璃隔开,员工们可以或躺或倚地对着笔记本电脑办公。此外,在密歇根的两家仍在营业的工厂中,员工们还在生产各种家具套件与会议桌所需要的金属零件。

随着技术让生产效率不断提升,工厂环境也得到改善,产品线上所需的工人也比以前少了很多。「很显然,公司不可能发新闻稿说『我们不需要雇佣更多的工人』。但我们在街头听见的情况确实是这样。」Kirkbride 说。

现在,工厂里有自动化的流水线,机械臂可以轻松举起以前必须由工人来抬起的桌面。Stinson 带我穿过了几排机器,还经过一个分发纸箱的巨大装置。

「你只需要把需求输入到屏幕,按下按钮然后离开,它就会把需要的纸箱分发给你。」他说,「那种东西真的很酷。因此,我们不是在裁员,而是在消除浪费。」

作为一名区域负责人,Stinson 需要管理一条生产线上的15 名员工,这条生产线是专门为Steelcase 的Ology 系列可调节书桌生产零部件的。

直到去年,工人们还不得不查阅一长串的步骤,继而费力从装满各类大小螺栓、螺钉和别针的货车里选出正确的零件,按照正确的顺序把它们安装进相应的孔洞。不过现在,有了这个被叫做「视觉桌」的计算机工作站,工人们可以在它的指示下一步步组装家具。如果过程出现了偏差,或者某个步骤没有完成,系统就不会让工人继续工作。

我们站在一个年轻女员工身后,她穿着Polo 衫和莱卡短裤,扎着马尾辫,正在按照机器的指示进行操作。当一个步骤完成之后,指示灯就会显示到下一个操作,同时发生滴滴声。她的头顶上还有一个摄像头,可以记录操作台上发生的一切,同时把所有数据传送给另一端的工程师。

这些严格遵循自动化流程的工人,有时候也会被称为「人肉机器人」,他们几乎不需要培训就能立马上手工作。计算机控制的机械臂上甚至都安装好了钻头,工人只需要把它移动到正确的位置,就可以让机器发挥它的魔力。十年前,工业机器人可以帮助工人完成任务。现在的情况反过来了,工人是用来协助机器人完成任务的。

并不是「每个人生来就有资本」

几十年来,经济学家的传统观点是,技术进步为工人创造了更多的就业机会。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研究者已经提出了不同的观点。

「这并不是意味着我们失去了工作的机会。」麻省理工的经济学家David Autor 说,他一直在研究自动化对就业的影响,「但是,可以看到,一些没有太多职业技能的人可能无法根据自己的劳动获得合理的生活水平。」随着自动化逐渐压缩工人的工资水平,工厂里的工作机会变得越来越少,吸引力也越来越低。

Autor 和其他经济学家认为,这一过程会加剧社会的不平等。劳动力市场是围绕着劳动力稀缺的设想建立起来的:每个人都有雇主所需要的劳动能力,雇主和雇员可以通过劳动合同各取所需。但这种模式正在受到冲击。

「这不是说没有现金的流动,只是这种流动转移到了资本所有者和有想法的人之间。」Autor 说,「资本的分配并没有劳动那么公平。每个人生来都可以劳动,但并不是每个人生来都有资本。」

在Steelcase 的金属工厂,自动化促使公司寻找更多受过高等教育的经理人,这些人需要拥有大学学位,而不仅仅是高中文凭。这家公司也在遵循丰田首创的「精益制造」模式,通过雇佣年轻的工程师来扫描工厂数据,从而获得额外的「效率」,因为这些数据可以转化为更深层次的自动化。对于那些拥有技术学位同时又能管理自动化系统的人,以及工厂老板来说,增加财富的潜力都是巨大的。

但对于不那么熟练的工人来说,情况就有所不同了。

今年年初,麻省理工的经济学家Daron